上海古都建筑设计集团,上海办公室装修设计公司,上海装修公司高质量的内容分享社区,上海装修公司我们不是内容生产者,我们只是上海办公室装修设计公司内容的搬运工平台

清华大学留学桥(清华大学去国外留学)

guduadmin1219天前

清华大学相当于世界什么大学?

在2021US News世界大学的工科排名中,我国高等学府清华反超了国外名校麻省理工升至榜首。同等水平的大学,除了麻省理工,还有新加坡南洋理工,新加坡国立大学,香港理工大学,斯坦福桥大学大学,加拿大伯克利分校等等。清华大学在很多领域目前已经处于世界靠前的 水平。

清华大学相当于世界哈佛,牛津等世界名校。

清华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在2020年的QS世界大学排行榜上,排位世界第15。

该校是教育部直属的全国重点大学,位列国家“双一流”A类、“985工程”、“211工程”,入选“2011计划”。

截至2020年12月,设有21个学院、59教学系,开设有82个本科专业;有博士后科研流动站50个,一级学科国家重点学科22个,一级学科博士、硕士学位授权点60个。

清华大学属于世界一流大学,高等学府

九州大学国内认可度?

一般九州大学国内认可度还是非常高的,无论是它的本科还是硕士都是被中国教育部所认可的。九州大学是日本旧帝国大学和超级国际化大学计划的A类顶尖校之一,日本九州地方最高学府,在日本乃至世界上均占有重要的学术地位。

九州大学相当于国内985或211高校。因为九州大学是日本国内的一所著名综合性大学,拥有出色的/卓越的/优异的/杰出的 的师资力量和丰富的学术资源,并且在不同领域具有很高的声誉和影响力。在国内高校中,985/211高校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排名,而九州大学的博士毕业生在国际上也有很好的就业和学术发展机会。因此,九州大学博士可以和国内985/211高校的博士相媲美。

1、九州大学在国内知名度确实是很低的。

2、在绝大部分中国人的眼里,日本最好的大学是东大和早大,京大也可以,其他的就得靠百度或者猜了,比如阪大可能会被认为很强,北海道大学和九州大学可能会认为在中不溜的档次,庆应和MARCH这种私立靠前 眼不会有很好的印象,一桥可能会被认为是私立野鸡。如果对应国内的话,东大京大相当于清北,东工大相当于早年工科为主的清华,一桥相当于人大,其他帝大、上位国立和早庆相当于985。你说你是C9,那必然不可能是清北,复交概率也不高,这样的话九州大学和你的学校综合水准应该是基本持平或略高一点的,建议能冲东大京大还是冲一把,毕竟C9这个背景东大京大还是非常愿意收的。

燕京大学简介?

燕京大学(Yenching University),是20世纪初由四所美国及英国基督教教会联合在北京开办的大学之一,也是近代中国规模最大、质量最好、环境最优美的大学之一,创办于1919年,司徒雷登任校长,曾与美国哈佛大学合作成立哈佛燕京学社,在国内外名声大震。

燕京大学

  文化古城时期,近十年中,是燕京大学的黄金时代,在此之前,尚属初创阶段;在此之后,受到战局影响,相对来说,也没有那个时代正规而神气了。

  “清华、燕京可通融”,文化古城时期在摩登仕女的心目中,清华的男士是“天之骄子”,燕京更是“天之骄子”了。

自然最好是欧美留学生,剑桥、牛津、哈佛、巴黎……这些学府中取得博士头衔的留学生,退而求其次,也要勉强找个清华、燕京的学生作意中人,“可通融”者,略有勉强之意也。

  这时期燕京,有最充足的外汇经费,有世界名望的靠前 流的学人数授,有风景幽美、建筑华丽、湖光山色的校园,有语言到生活一切都美国化的环境,有极为昂贵的学杂费用……是最特殊的、最洋气的、最神气的——这里我不用“贵族化”一词,因为在我的师友中,包括最熟悉的朋友,不少都是燕京出身的,并不是“贵族化”的人,也没有贵族化的习气。

  燕京大学名义上是私立的,但实际上它是由教会立的。“教会”是指天主教或基督教,而“教会”又分好多派别,每种派别又各有名称,如圣公会、长老会、美以美会等。这些都是基督教的教会。燕京大学在名义上是由美以美会、北长老会、伦敦会等教会团体合办的。

学校的经费是教会出的。基督教教会的根据地主要是美国和加拿大,以美国为主,在纽约有“中国基督教大学董事会”,在上海有“中华基督教教育会”,多的时候,支持着十六所大学,到一九四七年即抗日战争胜利之后,还保留几所。燕京大学是其中之一,也是规模最大、办的最好的一所,毕业的人也多,在政治上、国际文化上影响是最大的。

  燕京大学创建于一九一九年,由船板胡同汇文大学校、灯市口佟府夹道协和女子大学校、通县协和大学校合并改组而成。这些学校所属教会不一样,如汇文是美以美会的学校,协和是公理会的学校,因而“燕京”后来就不是专属于一个教会,而是几个教会共同支持的了。

  基督教办的学校,要宣传宗教,因而燕京大学开办之初就合并了美以美会的汇文大学神学馆(即汇文神科大学)和公理会的华北协和道学院而建立了燕京大学的“神科”,后来随着文科、理科改称文学院、理学院,神科也改为“宗教学院”。

  司徒雷登是以办燕京大学起家,后来做了“驻华大使”,因《别了,司徒雷登》一文而大大出名。

老实说:这位出生在中国杭州的美国牧师的儿子,对于办燕京大学是花了一番大气力的。《胡适的日记》一九二二年三月四日记道:

  “十时半,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与刘廷芳来,启明来。燕京大学想改良国文部,去年他们想请我去,我没有去,推荐周启明去。(启明在北大,用违所长,很可惜的,故我想他出去独当一面。

)启明答应了,但不久他就病倒了。此事搁置了一年,今年他们又申前议,今天我替他们介绍。他们谈的很满意。”

  只此一点,亦可见燕大草创时期想法延聘一流人材的简况了。此事在《知堂回想录》中记载道:

  “一九二二年三月四日,我应了适之的邀约,到了他的住处,和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和刘廷芳相见,说定从下学年起担任该校新文学系主任事……学校里派毕业生许地山来帮忙做助教……每星期分出四个下午来,到燕大去上课。

我原来只是兼任,不料要我做主任,职位是副教授,月薪二百元。”

  当时他还是北大教授,又兼了燕大副教授。这时燕大校舍还在崇文门内盔甲厂。盔甲厂在北京内城的东南角,同西南角太平湖一样,在城墙没有拆除时,这里是死角,过路人不会走到这里来,是很安静的。

但是真要来时,那就要由东单往南穿胡同进来,或走苏州胡同,或进船板胡同,走到沟沿头,再往东南走,就是盔甲厂了。今天这是北京火车站广场的东南角,是最热闹的地方,可是七十年前,谁会想到这里会成为火车站呢?早期燕京盔甲厂的校址,是十分简陋的。虽然说:“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非有大楼之谓也。

”简陋的校舍,有了大师,照样能办好学,教育出人材,但究竟不如既有大师,也有宽敞幽美的校园为好,不是可以相得益彰吗?也许是机遇吧,司徒雷登一下子找到了西郊篓斗桥明代米万钟家勺园的旧址,这样几年之后,使燕京大学拥有当时北京最美的校园了。

  勺园在清华园的西南面,在海甸的北面,在圆明园废址的正南面,东面是城府村。

地址极好,交通较清华园更好,为去颐和园必经之路。不过当时虽说是旧家名园,但年代久远,早已荒芜,木石无存,只有进门后一座石桥,是勺园旧物。司徒雷登看中了这里,但这却是有主的,是当时陕西督军陈树藩的私产,原是为其父退居林下,颐养天年之用的。司徒雷登为此去了一趟西安,因西安教会圣公会西安中学校长董健吾的介绍,找陈树藩,想以三十万两银子的代价购买此园。

因在易俗社听秦腔,认识了两位老人,一位就是陈树藩父亲,婉转说明此意,陈父未置可否。不久陈树藩请客,慷慨秉承父意,将勺园送给燕大,不过有两个条件,就是在校园内为陈父立块纪念碑,另外将陈树藩创办的存德中学作为燕京大学的附中,每年可以保送五十名学生上燕大。

如此司徒雷登大喜过望,双方欣然达成协议。

  燕大有了校址,便积极由美国著名设计师设计营建,完全用宫殿式建筑,不几年,在未名湖畔,一所美仑美焕的新学舍便建成了。全校共占地七百七十余亩,其中勺园旧址占三百余亩,另外尚买进了徐世昌的鉴春园、张学良的蔚秀园、载涛的朗润园。

全部建筑费用,一共用了三百六十多万银元,建成六十六幢建筑物。一时燕大校舍、协和医院、北平图书馆先后建成,成为鼎足而三的宫殿式建筑群的样版,不但誉满全国,而且引起世界建筑界的注意。

  在文化古城时期,燕京校园和清华校园成为全国最美丽的大学校园。

钱宾四先生《师友杂忆》记燕园、清华园道:

  “燕京大学一切建筑本皆以美国捐款人姓名标榜,如“M”楼、“S”楼、贝公楼,今虽以中文翻译(按即穆楼、适楼),论其实,则仍是西方精神……天津南开大学哲学系教授冯柳漪,一日来访,告余:‘燕大建筑皆仿中国宫殿式,楼角四面翘起,屋脊亦高耸,望之巍然,在世界建筑中,洵不失为一特色。

然中国宫殿,其殿基必高峙地上,始为相称。今燕大诸建筑,殿基皆平铺地面,如人峨冠高冕,而两足只穿薄底鞋,不穿厚底靴,望之有失体统。’余叹为行家之名言。

  “屋舍宏伟堪与燕大相伯仲者,首推其毗邻之清华。高楼矗立,皆西式洋楼。然游燕大校园中者,路上一砖一石,道旁一花一树,皆派人每日整修清理,一尘不染,秩然有序。

显似一外国公园,即路旁电灯,月光上即灭,无月光始亮,又显然寓有一种经济企业之节约精神。若游清华,一水一木,均见自然胜于人工,有幽茜深邃之致,依稀乃一中国园林。即就此两校园言,中国人虽尽力模仿西方,而终不掩其中国之情调。西方人虽亦刻意模仿中国,而仍亦涵有西方之色彩。

余每漫步两校之校园,终自叹其文不灭质,双方各有其心向往之而不能至之限止,此又一无奈何之事也。”

  这段文字,情景历历,读后不但能见清华、燕京校景之幽美与不同,亦颇足以启发人的思维,深入理解中西方文化之比较。

  司徒雷登弄到了历史名园作校址,又从美国捐了不少钱来,盖起了华美的校舍,在燕东园、燕南园、朗润园修了不少教授宿舍,然后就大量延聘著名学者来讲学了。

燕京教授中外国人不少,不少既是著名学者,又是教会里的名人;中国名教授自然更多,其间也有与教会有关系的。如刘廷芳、洪煨莲、李荣芳、赵紫宸、简又文、许地山、陈垣、吴雷川等位,都既是名学者,又是教友、教会中的名人。北伐之后,燕大又来了不少名家:如顾颉刚、邓之诚、容庚、钱穆、郭绍虞、吴其昌、吴文藻等位,都是名实兼备、又肯实干的专家。

因而在文化古城时期的燕大,在办学经费、办学环境条件、师资力量三个方面,都是靠前 流的,有世界水平的。著名的美国人斯诺三十年代中期就在燕大。

  燕大和美国学术界的关系极为密切,燕京法学院和普林斯登大学有协作关系,得到经济援助,可以互换教师。以文学院为主与哈佛大学有协约,得到经济上的大力支持。

其它如和纽约协和神学院、哥仑比亚大学等美国名大学都有关系。因而它的学术交流、人材交流,更重要的是经济支持,都是多方面的,世界性的。

  文化古城时期燕大,本科有三个学院,十八个学系。文学院有国文学系、英文学系、欧洲文学系、历史学系、哲学系、社会学系、新闻学系、音乐学系,理学院有化学系、生物学系、物理学系、地质学系、心理学系、家事学系,法学院有法律学系、政治学系、经济学系。

另有宗教学院、研究院。以及制革专修科,属化学系;幼稚师范,属教育系。

  燕京大学是教会学校,其宗教活动及气氛,是靠宗教学院贯彻和维持的。它不同于文、理学院是教学机构,而是一个研究机构,它不招高中毕业生,而是招收文、理学院的大学毕业生为学生的,人数很少。

宗教学院的教授,同时也是其它学院中各系教授,另外又是“燕大基督教团契”里的主要负责人员,作司教、讲道、办宗教学习班,这个组织就是燕京大学内部的教会,给要求参加基督教的师生员工举行洗礼仪式、举行礼拜、设圣餐会、宣讲“福音”,总之一切基督教的宗教活动在燕大都由宗教学院** 了。

这样使燕大整个学校,也像其它教会学校一样,全校弥漫着一种基督教气氛。

  在此附带要说一下教会学校的立案问题。早在清代道光十年(一八三零年),英、美等国传教士就在我国擅自兴办学校,据《中国基督教教育事业》一书所载,到一九二二年时,大中小学已发展到七千三百余所,学生有二十一万多人。

在北洋政府时代,舆论界即要求政府收回教育权。这样就出现了教会学校必须向中国政府各级教育机关立案,和教会学校的宗教课问题。北洋政府在一九二五年十一月颁布了“外人捐资设立学校认可办法”,同时不久广东国民政府教育行政委员会于一九二六年十月也颁布了“私立学校规程”,这样就把教会学校的立案问题明确了。

大学要在教育部立案,同时规定如有董事会,中国董事应该过半数,外国人不能担任校长。燕京大学很快向北洋政府请准立案,原校长司徒雷登改任校务长,请在燕大国文系兼课的讲师,实际是当时教育部次长的吴雷川氏任校长。一九三五年陆志韦又继吴氏任燕大校长。自然主要大权及向美国募捐经费等,还是司待雷登一手包办。

“校长”虽不完全是名誉职,实际也只是一个向中国政府出面的“代理人”罢了。

  燕京大学虽然十八个系,可是学生并不多,办学规模只是八百人,有的系四个年级加起来,也不过二三十个人。但是它的水平和质量是保证的。燕京学费、宿费、杂费,一学期一百五六十元,在当时是个十分庞大的数字,但一些“书香门第”、“高门大户”的子弟是不在乎的,一些海内外巨商的子弟也是无所谓的,但有些普通人家子弟,往往就担负不起这样昂贵的学费、生活费,但如果直考进燕大,努力再争取到好成绩,那还是有办法读的,它有名堂众多的奖学金。

能获得一个奖学金名额,便可解决问题了。自然,更为贫寒的青年,或是要赚钱养家的人,要在燕大读书,那就困难了。自然,家中再有钱有势,而功课不好,中英文不过关,智力低下,那也是考不上燕大的。当年汉花园、清华园、燕园,这“三园”的入学考试都不是好闯的关,是不讲情面的。

燕京大学在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之后,因系美国教会学校,司徒雷登又当了校长,对付日本人,学校未受影响,又维持了几年,直到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兵在这天一大早就把燕大全部封了门,这虽然是“文化古城”时期以后的事,但和前面还是延续着的。

等到抗日胜利之后复校,那已是沧桑而后了。

清华与北航的直线距离?

清华大学与北航的直线距离在三公里左右。但两个学校之间没有直线通行的路,要么从清华大学的南门到北三环向东到学院桥,要么从清华经北大南门到中关村,不管走那条路,距离都在三公里左右,我每天骑车差不多半小时即可从北航到清华南门

距离约2.1公里

1、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步行约110米,到达大运村路北口站

2、乘坐630路,经过3站, 到达五道口站

3、步行约500米,到达清华大学

 

网友评论

搜索
请点击广告支持,谢谢!

热评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